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七》

★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韋姐笑呵呵的問Emily:「小公主還不知道姐姐真正是做什麼的吧?」Emily搖搖頭說:「我不知道,但一定是老板娘之類的吧?」韋姐喝了一口紅酒,整理了一下情緒,思緒似乎拉到好遠好遠,好像是在說一個跟自己不相干的故事:「我從十六歲出道就是在風塵打滾,一直到現在。我沒怨過老天爺,因為老天爺還算疼我的,給了我能在風塵打滾混得還不錯的條件,讓我每次受到挫折還能站起來,讓我能養家活口照顧兩個弟妹長大成人,自己的三個小孩也能活得很好。在酒家、舞廳、酒店這圈子,『韋寧』這名字應該沒幾個人不認識,我現在老了,還算有點錢了,表面上人家叫我韋姐、韋董,其實說穿了不就是老鴇、大老鴇嗎?哈哈…!」

韋寧小時候的家境在那個年代應該算很好很好的,她父親本來在上海開一間不算小的紡織廠,非常忠誠於國民黨,後來靠著國軍的幫忙,順利撤出大部分的廠房設備與資金,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灣順利重建廠房。因為做的是民生必需物資事業,黨政關係也不錯,又發了一點國難財,所以事業蒸蒸日上。她們家那時在台北雖然不是什麼一級的大富大貴人家,但是由於她父親有著上海人的海派個性,所以家裡每天的訪客是絡繹不絕,往來無白丁。人們常說:一個人的器度與內涵是錢堆出來的。沒錯,韋寧就是在那種錦衣玉食、養尊處優的環境長大的,每天所見、所聞都是一些所謂的上流人士,要不然就是有錢人的事情,自然也薰陶出與同儕小孩不同的眼界與外表。

上海人做生意在中國近代史上是出了名的高明,上海人的海派好客也是出了名的。她父親也承襲了上海的海派個性,接濟剛逃難來台灣的同鄉、對於有求於他的要求,可以說是來者不拒、有求必應,真的就像上海教父杜月笙說的:「人有三碗麵要吃:人面、情面、場面。」在以前農業為主,懂得飲水思源的社會風氣下,這種海派個性可能是百分百的加分,可是社會跟時代會變遷的,人心更是變化無常的,這種個性在某個時空下往往就是致命的敗因!

台灣在那個年代有美援、韓戰的背景下,她父親生意越做越大,同時也越來越多比較晚逃到台灣的上海親戚、同鄉,也有的是以前生意上有來往的人,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沒有她父親的「遠見」,所以都是被清算鬥爭到一無所有以後逃難來台灣的。

古時候有孟嘗君,門下食客三千。是真的樂善好施做好事,還是會有另一番的成就感或者是快感?很難說吧?

她父親自己管理兩家剛來台灣就設立的公司,因為跟對了黨政人物,賺錢變成是一件理所當然那麼容易的事。那時候台灣百廢待舉,所欠缺的就是民生物資,他父親聽從這些黨政高層朋友的建議,把賺來的錢再投資其他民生物資事業上,她父親自己掌管紡織廠,屬於「衣」的事業,其他「食」、「行」、「住」的公司、工廠開了大大小小十幾家!只要她父親看得順眼的同鄉好友、或者有點小聰明的落難同鄉、誇張的說;長相不錯的人都可以掌管一家公司。以前沒有什麼專業經理人的概念,更沒什麼集團總管理處,她父親更是「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」,為了便宜行事,不要麻綠豆大小事都找他蓋章簽字,索性都讓這些人當負責人了。她父親也樂的當個太上皇,每年知道誰賺誰賠,只負責罵人跟收錢就好了。

一位曾經在上海幫過她父親大忙的人也落難來台灣了,落魄潦倒的一無所有。她父親視他為再生父母,當然要幫他在台灣東山再起,可是這人當慣大老闆了,叫他放軟身段彎下腰來從新來過基層做起,她父親也不忍心,於是一毛錢也不用拿給他,只是配合並背書他的所有開公司設廠計畫,她父親的背書保證下,錢都是銀行拿的,幾乎是一通電話,要多少有多少!

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。做生意靠關係,不靠研發管理,終有一天會出事的。第一次石油危機是考驗全世界所有企業的試金石,台灣跟美國關係的微妙變化,更是台灣所有大小公司的浴火考驗題!她父親的公司當然是撐不住的。「靠山山會倒、靠水水會乾、靠人人會老。」國民黨笑共產黨有文化大革命的政治鬥爭,國民黨沒有政治鬥爭嗎?自古以來,政治人物的更迭起浮是正常的,她父親跟著靠山吃香喝辣那麼多年,總是要換人做做看了。

想找政府紓困?那要看你有沒有後臺了,銀行是晴天借傘,雨天收傘的,你越是有錢,他是求你來借錢,你如果沒錢,就算你在銀行門口自殺,都沒人看你一眼的。自己公司垮了就算了,還要負責賠償另一家大公司的所有債務,那是一個天文數字!那其他的十幾家公司呢?他們一方面是「斷尾求生」說彼此沒有關係,最重要的是雖然她父親是真正老闆,但是登記的負責人都是別人,他父親也沒做甚麼預防措施,這些本來只是「人頭」的負責人硬是侵吞了公司所有權,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腳的,你能奈他何?以前車水馬龍的大宅院早就被銀行查封了,所有人都切割的乾乾淨淨,躲得躲、能閃則閃。

只有李媽,以前她們家的奶媽兼管家,李媽眼看他起高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,卻是不離不棄。李媽是所謂的本省人,住南部鄉下,她跟老公都不識字,李媽在她父親一來台灣就跟著她們家,李媽帶著一歲的小娃兒來她們家寄宿幫傭,也當她們家三姊弟的奶媽,老公留在鄉下當佃農,李媽十幾年來在她們家幫傭當管家,存了不少錢,也在鄉下買了自己的田地。韋寧爸媽對下人的照顧是非常大方厚道的,卻也無心的留下一點福蔭。一家五口人就躲到南部李媽的家裡暫時安住。

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  

▲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--來自GOOGLE

她父親怎麼能忍受得了「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」的日子。在南部鄉下李媽家裡躲債一個多月後,有一天她父親說要一人獨自回台北找機會,過幾天就回來。那時候通訊非常不方便,電話對於鄉下來講是極度奢侈品,過了一個多月毫無音訊,有一天報紙頭條「昔日商場大亨跳樓自盡」,是她父親!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她媽媽第二天傷心絕望過度,中風病倒,經過急救撿回一命,但是除了意識清楚,所有生活都無法自理。

攤在韋寧演前的現實是:李媽沒收入了,只有老公靠著那一畝三分旱地養活一家子,雖然李媽的小孩大了不用太操心,但也只不過大韋寧一歲多。韋寧媽還要長期醫療照料,兩個弟妹還那麼小,總不能讓一屋子人這麼困坐愁城下去,然後一起去死吧?

韋寧已經沒有時間、沒有精力去自哀自怨什麼人情冷暖、世態炎涼,對事情毫無幫助的事情上面。

人都有不向命運低頭的基因,要不要為了現實暫時向環境妥協,先求得生存,再求發展與夢想,要與不要沒有對錯,一念之間而已。韋寧的韌性應該比她父親強千百倍吧?她有一天跟李媽說:「我去台北工作賺錢,拜託李媽您就專心照顧我媽,還有我弟弟妹妹,她們吃的用的,該唸書的都別省,我每個月會按時寄錢給您的。」李媽怎麼可能相信眼前這剛滿十六歲小女孩的話?而且是一位嬌生慣養的小女孩。不過李媽沒說什麼,只是千叮嚀萬囑咐,要她小心照顧自己,隨時都可以回來的,可是李媽心中並不冀望什麼,不過就是純樸傳統的忠誠,再苦也要照顧她的老主人。最後的事實讓李媽驚訝,韋寧每個月回來鄉下一次看媽媽、看弟妹,然後塞一筆很厚的錢給李媽,每次都交待:「李媽,家裡該用的該吃的,別省,如果還有剩的您就留著當私房錢。」從來沒有耽擱過。

 未完待續

總目錄超連結:

第       一 第        二第        三第       四》 第        五第       六第       七第        八第        九第        十

第   十一》 第十    二第   十三第    十四第    十五第    十六第    十七第   十八》 

第    十九第   二十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第二十五

第二十六第二十七第二十八第二十九第    三十第三十一第三十二

第三十三第三十四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第三十七第三十八第三十九

第    四十》《第四十一第四十二第四十三第四十四第四十五第四十六

第四十七第四十八第四十九第    五十第五十一第五十二第五十三

第五十四第五十五第五十六第五十七第五十八第五十九》《第  六 十 》

第六十一第六十二》《第六十三第六十四》《第六十五第六十六第六十七

第六十八第六十九第  七  十第七十一》《第七十二

 

 酒後不開車,未滿18請勿飲酒。

心美LOGO3.jpg  
官方網站http://www.in-my-heart.com.tw/

代 表 號:02-2778-0825

地     址:台北市民權西路20號(捷運民權西路站步行1分鐘)

§ 圓夢職缺請點我 §

給我一個機會  也是給妳自己一個機會

人力資源部副總   Peter周(強哥)24H諮詢方式:

電     話:0987-760099

LINE與微信的帳號都是 club-agent

LINE的QR-CODE: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92.jpg  

   微信的QR-CODE:

155.jpg  

如果我不在線上麻煩請留訊息或者留電話,我會立刻與妳聯絡,省下妳的電話費。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