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3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三十一》

★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韋寧試探性的跟PETER聊一些話題,對PETER的特質已經瞭解八九不離十了,不斷的稱讚PETER,說Emily有眼光,搞得PETER臉一陣陣的泛紅。

接著韋寧像一把尖刀,單刀直入的切入話題說:「我算是第一次見面的外人,從妳們倆的眼神、表情神態都感受到妳們那份感情,好濃、好深、好真誠甜蜜。Emily的事妳都知道了?」PETER用力點點頭,她接著問說:「那你有什麼意見呢?」要PETER哈啦打屁、鬼扯淡可能沒辦法,但是講正事,他是很有條理的說:「我承認我喜歡Emily,我也相信我們彼此是相愛的,我就是喜歡她、愛她這個人的所有,包括她的家人、她的全部的好與壞。今天她家發生這種事,我當然也要承擔,盡我所能做的,可是並不是我推託,我目前剛畢業,能力非常有限,可是我已經盡力,而且我還在……」Emily拉著韋寧手急著插話說:「他已經去借了五十萬…」韋寧舉手微笑著,表示讓Emily別說,對著PETER說:「你繼續。」PETER一副堅定無懼的神態說:「我除了還在跟我媽媽溝通,看她能不能再借我一點錢。也跟我們總經理溝通,能不能再預支半年薪水。結果是我媽媽那邊的積蓄也不多,我們公司已經預支我半年薪水了,在制度上算是已經超過了,總經理很為難。我也請教了我們公司財務長,他也說眼前除了準錢去補漏洞,沒別的辦法。因為明年初就要報稅了,開出去的支票誰是持票人都不知道,一定要等支票軋進銀行才知道,等到了銀行,最遲七個工作天就要拿現金贖回支票……。時間是那麼的緊迫,可是我目前一點辦法都沒有,不過我會完全支持Emily的決定,我會一直陪著她,多苦多難都陪著旁邊!不論將來變得怎麼樣,我……」韋寧追問說:「你怎麼樣?」他低著頭不說話,韋寧微笑的替他說:「將來不論變得怎麼樣,你都還是愛著她。」PETER頭更低的點點頭,輕輕加註一句:「永遠。」。Emily跟PAUL在旁邊聽的心理五味雜陳,誰也不想開口說話,因為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吧?韋寧伸出一支手按住PETER的手,和藹感動的說:「好孩子,你要記住你今天說的話。」

CohibaMaduro1  

Cohiba--圖片來自雅虎▲

韋寧轉過頭來另一支手也按住Emily的手說:「丫頭,其實妳已經有了全天下一半女人都沒有的東西,這東西有錢都買不到,姐姐我是既羨慕又忌妒。唉…話說回來,這也可能是妳甜蜜的包袱,也可能是妳動力,是包袱還是動力?真的要靠智慧了,靠妳們倆的智慧了。」

韋寧接著像是自言自語的說:「這社會什麼是幫忙?幫忙要幫到多少才叫幫忙?誰沒有自己的生活跟壓力?說句難聽的,幫忙是情份,不幫是本份。PAUL第一時間就二話不說先拿出三百萬,雖然他家可能有好幾百個三百萬,不過那不是他的,就算是他的也不可能都拿出來。」轉過頭來對著Emily說:「大家、包括妳爸媽都勸妳不要往那洞裡跳;是疼妳,因為妳還是那麼年輕的小女孩,妳跳不起的。既然妳還是要跳,我們也願意幫妳,希望妳能平安,至少不要屍骨全無。而我們能幫的就是給妳一個選項、一個機會去賺錢,我們沒辦法幫妳去賺錢。妳也知道妳自己目前的處境跟籌碼,妳才剛唸大二,沒有一技之長,就算妳有像PETER那麼能幹,是建築師、工程師,也沒辦法短時間賺四、五千萬,甚至更多。四、五千萬耶!妳知道那些錢堆在桌上有多少嗎?講到背景,以前或許妳家裡還有點背景吧?現在可能每一個人看到妳都躲起來了,誰還像我們坐在這裡一起商量?」Emily已經開始流淚了,雖然沒有哭出聲音,但是眼淚就是一直滴著,PETER拿了面紙給她,站在她後面撫著她的肩,似乎在給她力量聽完這殘酷的現實。韋寧看了看,喝了一口咖啡笑著對PAUL說:「今天麼變小氣了,不請我喝你珍藏的寶貝了?」PAUL說:「哪有,酒我早就醒了,我是聽的入神給忘了,我這就去拿。」韋寧說:「不用了,我開玩笑的。保持清醒把事情辦好再說吧!待會再說,先請我抽一跟你的Cohiba好了。」PAUL說:「很濃厚的,您可以嗎?」韋寧笑的有點滄桑、又有點自負說:「有什麼我不行的?」PAUL熟練的剪頭、熱菸、點好後遞給韋寧,韋寧吸了一口,讓菸慢慢自然飄出口中,整張臉都被煙裊繞住,她不急著吹散它,沉浸享受鼻口之間多層次的雪茄香味。等煙自然散了,她說:「我十六歲出道到現在,光是我自己帶的小姐沒有一千也有七、八百,沒有一位是我騙來、逼來的,都是我懸崖邊拉上來的,很多人上岸了,很多人永遠上不了不岸,大家都在跟命運賭一個機會。我昨天跟妳說酒店是妳一個選項、一個機會,這就是是我唯一能做的了。」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三十》

★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韋寧說:「先別緊張,我不是說妳非到酒店上班不可,不過這是一個選項,不可能有人強迫妳去酒店的。只是…只是我衡量了妳所有的狀況,妳最後勢必會走上到酒店上班這條路,因為這樣妳會有比較多的機會,不然真的只是空想的在那坐以待斃,最後都還是要到酒店上班,與其跟別人走冤枉路,甚至被騙、被欺負,那為什麼不讓我帶著妳?不過我要強調,我只是提供妳一個選項而已。」

1979862_1434255470150698_1853003324_n  

圖片轉載自臉書

Emily聽著只是低著頭流淚,手不斷搓揉著衣角,一語不發。PAUL說:「千萬別多想,我們都是好意,其實我跟韋姐真正的意思,最好妳就讓妳爸媽先躲一陣子,以拖待變,也許將來事情發展會讓人意想不到。」Emily仍然是低著頭留類猛搖頭……。大家一陣沉沒後,Emily抬起頭,滿面淚水的說:「謝謝妳們的好意,我想先回去了,妳們說的我都記著了,我會好好考慮的。」韋寧說:「也好,那我讓司機送妳吧!我今晚約了兩位客人在這吃飯,就先不回去了。」Emily搖頭說:「謝謝,不用了,我可以的。」說著起身就要走,韋寧也起身給他一個大大擁抱,並且在耳邊輕聲的說:「不管怎麼樣,身體重要,我的小公主。」然後拿了一張名片給她。

PETER下班後要過來陪Emily,她推託身體不舒服,想一個人靜一淨,早點休息。Emily從沒去過酒店,但是總是會聽聞一些酒店的事情,不過都是負面、色情暴力的,在她的印象中,都是不好的女人才會在那種不堪的地方上班,去的人也都是一些奇怪的人。今天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跟酒店有任何的牽扯,沒想到自己卻很有可能去酒店找「機會」了……。

沒有親身經歷,或者不認真細心去體會別人心的人,很難體會那種痛苦的掙扎與衝擊。一位大家捧在手上的公主,原本對未來的愛情、事業、生活有多少憧憬,可是現在連想都不能想了,卻要為了錢去酒店那種地方,每天生張熟李,只要有錢誰都可以摟摟抱抱,一點朱唇萬人嚐,甚至為了錢,可能還必須……。這不是酒店上班就不好,沒去酒店上班比較高貴,不是誰比較高尚,誰比較低賤的問題,更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,是生長背景及教育所形的的價值觀問題,長時間價值觀的醞釀下,產生不同的信念。有些人寧死不屈、誓死抵抗,就是維護那摸不著、看不見的信念。十九歲的Emily在這樣心理掙扎的情況下,死;也變成她的選項之ㄧ了,如果死可以解決所有問題,那就簡單多了,她也一定會選擇死,可是真正的答案是什麼?她自己也知道。這就是一般人不能體會的苦與痛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九》

★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台灣六十年代的經濟正要從農業轉型為工業,正是經濟起飛的年代。那個年代在酒家、舞廳招待外國客戶,因此而談成的生意是很難估算的,所以對台灣經濟有著功不可沒的貢獻。

xin_182030620112192115537112  

電影金大班劇照--轉載自雅虎▲

韋寧在酒家藝名叫「薔薇」,薔薇這藝名一直用到她轉往酒店發展才改用「韋寧」。薔薇剛才上班一個多月,果然花名遠播,讓許多富商巨賈拜倒在石榴裙下,爭相指名要她主持宴會。雖然她外表、氣質出眾,但是她讓這些酒家客人折服的是她的用心與貼心,她只要見過一次的客人她永遠會記住對方姓什麼、幾歲、做什麼的,甚至客人眼神一轉她就知道客人心理在想什麼、需要什麼,她總是能夠在客人沒開口之前就滿足客人心理想的事情。

薔薇在酒家做了四、五年後轉戰那時方興未艾的舞廳。她離開酒家的那一年,自己在台北市不錯的地段有三間公寓,每間都差不多三十多坪,自己住一間,其他的都出租。她也花了一筆錢整修南部李媽家裡生活環境,並且增購全套家用電氣。

她也遺傳了她父親海派的個性,很多酒家小姐都慕名來投靠她。當時台北娛樂圈聽到她要轉戰舞廳的風聲,多少老闆捧著大把現金來挖角,她都不為所動,因為她知道飲水思源才能長長久久,而她要去的那家舞廳,是她原本上班的酒家老闆投資的,生意一直沒起色,所以請她幫忙。她還沒正式到舞廳上班的前一星期,花籃、花盆就已經擺滿舞廳的所有空間,甚至擠到馬路上,排了有幾十公尺長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八》

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韋寧雖然只有那年代的初中畢業而已,但是她唸的是貴族私立初中,而且從小只要喜歡什麼,家裡都請老師來家裡教她,就算是三分鐘熱度也好,所以不管是唱歌跳舞、各種樂器,或者英文也好,她都略通一二,因此比起一般初中畢業同年小孩,她的程度好很多。大部份十六歲的女生都差不多發育好了,她160幾公分,體態均勻,因為遽變,已經看不到那年紀本該有的稚氣了,如果不說,活脫脫就像位雙十年華的小姐。

帶著李媽給她的三百元,只帶隨身兩套換洗衣物就是她的行李了,其他什麼都沒有了。中午左右到了台北,在台北火車站附近逛了好幾圈,附近很多工作介紹所的人來問她要找工作嗎?她看了那些人只是猛搖頭,真真切切的體認到什麼是舉目無親了。她有一點衝動,想去找以前圍繞在爸爸旁邊鞠躬哈腰的那些人,還有那些爸爸出錢讓他們當老闆,最後霸佔爸爸公司的人……。至少她還有很多親戚、很多的乾媽乾爹?不過她告訴自己:如果找那些人有用的話,爸爸就不會跳樓自殺了。

從火車站走到西門町,買份報紙找工作,報紙上很多工作的地方在哪他都不知道怎麼去?吃了午餐、晚餐,算算身上的錢,不算住旅社的費用,光只是吃東西,只夠再維持三天而已了。她有點後悔在火車站沒有答應那些介紹所的掮客,其實是因為很多掮客的外貌,真的讓她不敢領教。

天開始暗了,為了今晚睡的地方,她又走到火車站附近了,掮客還是那麼多,她決定慢慢挑,終於看到一位類似李媽那樣外表純樸的婦人了。那位婦人騎著破爛改裝摩托車,帶著韋寧到後火車站的工作介紹所,敷衍的問她肚子餓不餓,問了幾歲以後也沒多說什麼,(註1就讓韋寧坐在長板凳上面等,另外還有一位五十幾歲打赤腳的歐里桑,一位小男生做著等工作。整個介紹所是一個不到十坪的長方形空間,兩邊擺著長條板凳,裡面一張破爛辦公桌。後火車站的一條小巷內,整條巷子都是長這個樣的工作介紹所,巷子總是會有很多人逛來逛去、探頭探腦的,都是在找看有沒有適合的人,當然,裡面也是有一些壞人在裡面找他們需要小女生、小男生。3714300566_dd14e7e8b1_z  

▲黑 X人酒家原址---圖片來自雅虎

韋寧坐下不到十分鐘,一位穿著頗為體面的中年婦人經過門口,看到韋寧就馬上進來坐在韋寧旁邊,親切和藹的問:「小姐幾歲了?」韋寧頭低低的說十六歲,那位婦人頗為訝異,馬上找老闆說要帶她走,那婦人付了兩百元介紹費馬上把韋寧帶走,可以感覺那婦人不想讓韋寧身陷危機之中。婦人出來後瞭解韋寧的大概身世以後只嘆了一口氣,直到走出巷子到了大馬路上才說:「妳這麼一個小女孩不應該到這兒來的,很危險的。」韋寧無知的說:「是嗎?怎麼危險?可是我今晚沒地方住,又沒有錢了……」說著說著,強忍著眼淚但是眼匡已經泛紅。婦人罵了一句「造孽」,親切的對韋寧說:「妹妹,我是一家大酒家管總務的,妳叫我梅姨,我本來是要找一位掃地洗碗的阿桑,哪知道遇到妳,妳能夠打掃洗碗嗎?管吃管住,一個月還有五百元的零用錢。如果…如果妳不敢到酒家的話,算我們有緣,我給妳兩百坐車回南部吧!」說著就要掏錢,韋寧大聲的說:「梅姨,我可以的,只要能賺錢寄回家,我什麼都可以的!」梅姨接著說:「嗯嗯,我也沒叫妳當酒家女,不過就是打掃洗碗,辛苦一點而已,妳不怕就好。」韋寧以前聽過爸爸跟那些叔叔伯伯常提到酒家,就是不知道是什麼?好奇的問說:「酒家是什麼呀?」梅姨笑笑沒說話,攔了一輛計程車就上去了,說:「到黑 X人酒家。」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經紀強哥痛恨種畜牲不如的行為【假神之名性侵 男判刑逾20年】


甚麼叫畜牲不如、不是人?就是這種貨色吧?這種畜牲最好你都沒媽媽、姊妹。為什麼不判死刑,還要養他十九年?難怪人家說台灣都是恐龍法官,台灣司法已死,這政府挨罵也是應該的。

 

假神之名性侵 男判刑逾20年
中央社 – 2014年3月10日 下午1:29..

(中央社記者蔡沛琪台北10日電)假牧師王世宏假神之名拐騙性侵12名女子近700次,去年被判刑19年確定。最高法院今天另再依連續強制性交罪判刑9年定讞。

根據法院判決,王姓男子利用擔任台中某卡漫公司負責人、大學動漫社團指導老師等機會,假借神之名以「我是神,跟我做愛可以救妳家人,否則會發生星際大戰」等離譜說法性侵女子,還騙財要求女信徒奉獻。他去年被依強制性交、詐欺等罪判刑19年確定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七》

★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韋姐笑呵呵的問Emily:「小公主還不知道姐姐真正是做什麼的吧?」Emily搖搖頭說:「我不知道,但一定是老板娘之類的吧?」韋姐喝了一口紅酒,整理了一下情緒,思緒似乎拉到好遠好遠,好像是在說一個跟自己不相干的故事:「我從十六歲出道就是在風塵打滾,一直到現在。我沒怨過老天爺,因為老天爺還算疼我的,給了我能在風塵打滾混得還不錯的條件,讓我每次受到挫折還能站起來,讓我能養家活口照顧兩個弟妹長大成人,自己的三個小孩也能活得很好。在酒家、舞廳、酒店這圈子,『韋寧』這名字應該沒幾個人不認識,我現在老了,還算有點錢了,表面上人家叫我韋姐、韋董,其實說穿了不就是老鴇、大老鴇嗎?哈哈…!」

韋寧小時候的家境在那個年代應該算很好很好的,她父親本來在上海開一間不算小的紡織廠,非常忠誠於國民黨,後來靠著國軍的幫忙,順利撤出大部分的廠房設備與資金,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灣順利重建廠房。因為做的是民生必需物資事業,黨政關係也不錯,又發了一點國難財,所以事業蒸蒸日上。她們家那時在台北雖然不是什麼一級的大富大貴人家,但是由於她父親有著上海人的海派個性,所以家裡每天的訪客是絡繹不絕,往來無白丁。人們常說:一個人的器度與內涵是錢堆出來的。沒錯,韋寧就是在那種錦衣玉食、養尊處優的環境長大的,每天所見、所聞都是一些所謂的上流人士,要不然就是有錢人的事情,自然也薰陶出與同儕小孩不同的眼界與外表。

上海人做生意在中國近代史上是出了名的高明,上海人的海派好客也是出了名的。她父親也承襲了上海的海派個性,接濟剛逃難來台灣的同鄉、對於有求於他的要求,可以說是來者不拒、有求必應,真的就像上海教父杜月笙說的:「人有三碗麵要吃:人面、情面、場面。」在以前農業為主,懂得飲水思源的社會風氣下,這種海派個性可能是百分百的加分,可是社會跟時代會變遷的,人心更是變化無常的,這種個性在某個時空下往往就是致命的敗因!

台灣在那個年代有美援、韓戰的背景下,她父親生意越做越大,同時也越來越多比較晚逃到台灣的上海親戚、同鄉,也有的是以前生意上有來往的人,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沒有她父親的「遠見」,所以都是被清算鬥爭到一無所有以後逃難來台灣的。

古時候有孟嘗君,門下食客三千。是真的樂善好施做好事,還是會有另一番的成就感或者是快感?很難說吧?

她父親自己管理兩家剛來台灣就設立的公司,因為跟對了黨政人物,賺錢變成是一件理所當然那麼容易的事。那時候台灣百廢待舉,所欠缺的就是民生物資,他父親聽從這些黨政高層朋友的建議,把賺來的錢再投資其他民生物資事業上,她父親自己掌管紡織廠,屬於「衣」的事業,其他「食」、「行」、「住」的公司、工廠開了大大小小十幾家!只要她父親看得順眼的同鄉好友、或者有點小聰明的落難同鄉、誇張的說;長相不錯的人都可以掌管一家公司。以前沒有什麼專業經理人的概念,更沒什麼集團總管理處,她父親更是「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」,為了便宜行事,不要麻綠豆大小事都找他蓋章簽字,索性都讓這些人當負責人了。她父親也樂的當個太上皇,每年知道誰賺誰賠,只負責罵人跟收錢就好了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六》

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PAUL又去倒了杯紅酒,抽一口雪茄說:「第二個辦法就是妳拿這三百萬,在中南部鄉下幫妳爸媽找個不錯環境的地方住下來,完全斷絕台北所有的聯絡,也不能去工作,更別管台北那些爛攤子了,講白點就是 「跑路 」,妳爸媽都是安分守己的人,只要不出什麼亂子,人家是找不到他們的,在鄉下過著退休的生活,也不是壞事。而妳還是過妳打工唸書的生活,有多的錢就拿回去給爸媽過生活,等到妳畢業了,妳哥哥從美國回來,可以想像得到他將來是很有前途的,熬個幾年,再看狀況怎麼樣,給點緩衝時間,妳跟妳哥哥都那麼優秀,很有機會把所有問題解決的。我覺得這是不錯的折衷辦法,與其全家人都被拖進那身不可測的黑洞,不如留下年輕人的清白,將來全家人還有翻身的機會。」

Emily聽了PAUL的倆個辦法,無法接受的說:「我爸一輩子奉公守法,最在意的就是聲譽,而且我們家也算是書香世家,讓他去「跑路」可能會比殺了他還痛苦…」PAUL:「聲譽的確很重要,可是非常時期,先求活著,才有機會呀!」Emily真的累了,似乎沒什麼機會了,PETER緊摟著她肩膀給她力量,她哭著問:「那第三個辦法呢?」PAUL眼神似乎看到遠的地方,頓了幾十秒說:「第三個辦法就是妳們兄妹倆都不能唸書了,要不斷的找遇到奇蹟的機會,那也只有千分之ㄧ的機會,終究妳才滿十九歲沒多久…,就好像自己毫無頭緒的往一個火坑跳,我個人是不希望妳走這一條路。」Emily說:「奇蹟?怎麼樣的奇蹟?」PAUL說:「奇蹟不會天上掉下來,我剛剛就說妳們兄妹要找遇到奇蹟的機會。」Emily失望的喃喃自語:「我去哪有機會……有奇蹟?」

PAUL看著她疲乏的樣子,不忍心的說:「PETER,你先送她回去吧,現在想破頭也想不出什麼,先回去休息,別把身體搞壞了,那就什麼都沒有了。」PETER扶起虛弱的Emily,她卻忽然的跪在PAUL面前,頭低低的說:「謝謝…」PAUL驚嚇的趕快把她硬拉起來說:「妳這是幹什麼?不可以這樣,趕快回去休息了…」說完以後眼神示意PETER帶她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兩個人一句話都沒說,已經不是「心事重重」可以形容的了。到家以後Emily像失了魂一樣呆坐在沙發上,PETER買了晚餐硬是強迫她吃ㄧ點,兩個人就這麼沒說話到晚上快十點,PETER終於開口說:「我媽媽應該還有點錢,我明天問他看看,看能不能再幫我?」Emily看著他說:「你知道嗎?雖然PAUL一口氣借我三百萬,我激動又感激,你借我的五十萬比不上他的三百萬,但卻是你的所有,甚至還是去借來的,讓我想到就心疼,讓我更珍惜……你不要再跟你媽拿她那一點點儲蓄了,我會一輩子還不起的…內咎一生的!」PETER慎重的說:「沒那麼嚴重,別想太多,我會很不安的。」

真的,就像PAUL說的,想破頭也是沒有辦法的。Emily心理掙扎著,難道什麼都不做,眼睜睜看著爸媽「跑路」?她當下發現自己負荷不了這種掙扎的情緒,她把還剩的三瓶紅酒拿出來,請PETER幫忙打開,又喝了起來……,PETER不忍制止,就旁邊陪著一起喝,PETER一晚上也沒喝到一小口。他等喝醉的Emily沉睡後,就像那天一樣的照顧她,臨走的時候留張字條:「我明天不能請假來陪妳了,妳有事隨時打我呼叫器,我下班再過來。妳一定要保重身體,答應我!」

其實喝醉酒的睡眠是很淺層的。Emily整晚都是惡夢,一直到中午過後還起不來,說是睡著,意識卻很清楚。接近下午一點的時候,忽然一陣急促電話鈴聲讓她驚醒。是PAUL打來的,她說請Emily下午三點到餐廳來,要介紹一位朋友給她,大家一起研究看看有什麼辦法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五》

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PAUL打電話來跟Emily約在餐廳裡最空閑的時間,下午三點。PAUL在電話裡笑著說:「在台中應該找不出比我們家氣氛好、咖啡好喝的Coffee Shop吧?我們就約在店裡吧!順便請PETER一起來。」

下午三點餐廳員工都休息了,只留一位值班的服務生。三個人坐在一個靠窗角落的位置,酷熱的秋老虎被濃密的樹蔭遮住,只有一些沒被擋住的太陽光偷灑進來,讓人好舒服,看著花園裡爭奇奪艷盛開的花朵,幾隻蝴蝶飛舞追逐著,耳裡還是清楚聽到卻不會有大聲吵雜感、也不知道哪溜出來圓舞曲。如果心裡沒有事情,坐在這裡喝著特製的水滴冰咖啡,會是多愜意的事情呀?

PAUL先開口說:「什麼事讓我們家的漂亮寶貝,才一天不見就憔悴成這樣了?PETER欺負妳嗎?呵呵…」今天的Emily冷靜多了,喝了一小口咖啡,品嚐那冰苦之後淡淡的回甘,調整心情後平靜的說著台北家裡發生的事情。PAUL仔細聽著,眉頭也漸漸深鎖,三個人沉默了一分多鐘……。PAUL說:「妳們坐一會,等我一下。」不到五分鐘PAUL就回來了,他拿來了最愛的Cohiba雪茄,一套煙具,一本他私人支票本,然後問他們兩人要不要來杯紅酒,Emily昨晚才喝醉,笑著搖頭說謝謝,PETER也謝說要騎車,不方便。

平常用餐時間餐廳是禁菸的,只有中午休息時間,PAUL會有些同好偶爾來把這裡當成雪茄館、紅酒屋品雪茄、品紅酒,所以PAUL還特地花了兩百多萬裝置特殊的排煙空調設備,維持餐廳的空氣品質。

拉菲特酒莊紅酒  

▲拉菲特紅酒--圖片來自GOOGLE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四》

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PETER到學校、餐廳都找不到Emily,B.B.Call也不覆機,從來沒有過這種情形,他知道一定發生很嚴重的事,晚上他就直接去她家找她,樓下按電鈴按了十幾分鐘也沒開門,在樓下看燈還亮著,打電話上去也沒接,不得已只好在樓下大喊,惹得好幾家人都打開窗戶查看什,有的人家就開罵,搞得很尷尬,就在這時候樓下電門開了。

PETER見到Emily眼睛紅腫,滿臉眼淚也沒擦,頭髮黏得臉上到處都是,整個神情憔悴的嚇。她看到PETER馬上抱緊他,又是一陣狂哭,一邊哭一邊說「我怎麼辦」。哭了幾分鐘後PETER等她冷靜一點後,讓她坐下,倒杯水給她,握著她的手說:「沒關係,有什麼事天塌不下來的,我們一起想辦法,別怕。哭一下把情緒發洩了就好,哭久了對身體不好。」她雖然沒有大哭了,仍然還是啜泣著,說不出話來,眼神無住的看著PETER。PETER貼心溫柔、安靜的陪著她,等她想說話的時候再說。過了十幾分鐘後,Emily像是虛脫一般,疲乏的說:「我好餓…」PETER笑著說:「好,我先幫你去買吃的,妳別再哭了,我馬上回來。」Emily拿出一份備用鑰匙給他說:「你自己開門上來,別吵到鄰居了。」就在這時家裡電話響了,是PAUL打來的,他今天也打了三、四通電話跟呼叫器,Emily都沒回應,這一通她還是不想接,PETER說:「也許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還是接一下吧?」Emily接起電話後,電話那頭的PAUL聽到她氣若游絲的聲音,非常著急的問:「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,妳還好嗎?」她先是道歉臨時沒去上班,是因為家裡臨時發生一些事情,也順便請了明天的假。PAUL說:「沒關係,我知道妳是負責任的人,一定是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才讓妳這樣,店裡的事妳別擔心,妳現在還好嗎?要不要我請BETTY去陪妳?」Emily:「PAUL,謝您,不用麻煩了,PETER在我這裡,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」邊說又一邊忍不住的啜泣了,PAUL說:「沒事的,發生什麼事都別擔心,有PETER在我就放心了,妳先休息幾天沒關係,我明天去看妳。」

PETER跑了好幾個地方,買了Emily平常喜歡吃的蛋包飯、肉羹湯、珍珠奶茶,還有一些滷味。雖然Emily真的很餓,卻沒什麼胃口,每一樣都只吃ㄧ點,不過有吃總比沒吃好,終於回復一點元氣了。慢慢的把台北家裡的事情說給PETER聽,說完後眼淚又不聽使喚的留了下來,淚眼汪汪,眼神無助的看著PETER,似乎是在說「我該怎麼辦?我好怕明天會是什麼樣的情形?」PETER感受到這樣的訊息了,他用那雙大手包著Emily的手,眼神堅定看著她說:「雖然這是很嚴重的事,不過不要怕,無論怎麼樣我都會陪妳一起想辦法的,天無絕人之路的。我最擔心的是妳的心情不能抽離出來,永遠陷在那種負面的情緒中,那樣不但解決不了事情,妳反而會生病的,任何事情別急,一步一步來。我也沒什麼社會經驗,明天我們先請教PAUL,他見過大風大浪,家裡生意也做那麼大,我們跟他商量看看有什麼方法,好嗎?」Emily腦子一片空白的點點頭。

Emily因為在PAUL餐廳接觸到紅酒知識,所以自己也有興趣的收藏幾隻紅酒,PETER擔心他晚上睡不著,胡思亂想鑽牛尖,開了一瓶紅酒陪她喝,是借酒澆愁還是想暫時逃離現實的殘酷?PETER只喝不到一小口,Emily卻很快的就喝完兩隻紅酒,PETER心疼的卻也不想阻止,與其整夜亂想鑽進死胡同精神錯亂,做出傻事,不如喝醉了好好休息,明天才有精神面對挑戰。雖然紅酒的酒精濃度不高,可是喝多了也是會有後勁的,很少喝酒的Emily在這麼短的時間喝下兩隻紅酒,當然一下就醉了,PETER陪她到浴室吐,幫她擦臉整理,最後讓她和衣躺在床上,她在醉沉沉中嘴裡還念念有詞的昏睡了……。PETER貼心的把燈光調暗,卻不全關,讓她有安全感,他靜靜的坐在小沙發上等了一個多小時,確定她睡了以後,放一只拉圾筒在床邊,床頭櫃邊放一杯水跟衛生紙,把冷氣調到25度,幫她蓋上薄被,最後留一張字條:「起床就Call,我買東西來給妳吃。」

Emily接近中午才起床,Call了PETER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,帶了大包小包的食物,有午餐、有水果、有零食,還有一包不知道是什麼。Emily昨晚雖然喝醉,但是沉睡一晚後,神情比起昨晚好多了,只是神情依舊是難掩憔悴、憂心。PETER來了以後像一道陽光,充滿希望真誠燦爛的笑容,讓一屋子的陰霾瞬間少了許多。他先熱心體貼的招呼她吃午餐,趁她吃飯的時候,PETER就切洗飯後水果。老人家說「人是鐵、飯是綱。」天大的問題也要吃飯,才有力氣去解決問題。Emily在「陽光」的陪伴下,總算飽餐一頓,臉上也有了精神跟血色了。吃著PETER為她準備的水果切盤,都是秋天當季水果,她邊吃邊笑著贊嘆說:「你好厲害呀!所有水果都削皮去子,服務真好!」他看著Emily心情比較好了,笑盈盈的說:「妳喜歡就好。」順便拿出那一包東西遞給Emily說:「這個妳先收著,其他的我們再想辦法。」

Emily狐疑的打開那包東西,出現眼前的是五札千元大鈔,五十萬!她驚訝的說:「這……這是?」他說:「我能力有限,也幫不到大忙,不過妳先收下,好歹妳爸媽生活可以暫時先付著,日子先挺著,總是會有辦法的。」Emily眼裡已經都是眼淚說:「你怎麼有那麼多錢?我不能拿你的錢!」PETER真誠的說:「為什麼不能拿我的錢?這麼少錢是不能解決妳爸媽的問題,可是目前妳最需要、最實質的就是錢,妳家裡隨時都要用到錢的,妳先放在身邊,其他的別想太多。」她感動的說:「你……你家跟你…你……」她沒說出「你跟你家就窮了,怎麼還拿那多錢幫我?」PETER說:「我們家雖然不富裕,但是這幾年已經很安定,我媽的小攤子收入養我弟弟,還過得去,每個月我都有寄錢給我媽,我還存了十萬左右,妳先拿去就急用。」Emily說:「那怎麼有五十萬?」他說:「我早上去公司請假,然後跟總經理先預支了三十萬,跟我媽媽說我有急事要用錢,我媽就馬上匯了十萬給我,我就湊了五十萬,妳先收下,不要擔心我,我已經畢業正式工作了,現在待遇還不錯,我不會有問題的。」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酒店小說—繁華落盡回頭不難@酒店上班的愛恨情仇《第二十三》

本文已受著作權法保護,若有需要引用、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。若有非法複製重製行為,追究到底。請自重並勿以身試法。

在一家簡餐餐廳,Emily媽第一眼見到PETER就喜歡得不得了,大概瞭解PETER家世背景,聊了一點他未來的計畫,Emily媽就不斷的重複說要他多照顧Emily,要讓著她一點之類的話,PETER只有猛點頭說會的,請放心。Emily則一直要阻止她媽媽說這類的話。場面頗為有趣。

PETER本來要送Emily媽媽去車站,硬是被她媽媽趕回去上班,PETER只好說下次來請早通知他。Emily陪媽媽在車站等車的時候,媽媽跟她說了一些家裡事情回台北以後,Emily自己渾渾噩噩的不知道怎麼回家的。Emily當天下午就沒上課,晚上也沒上班,PETER打了七八通的B.B.Call也沒回,一個人在家裡哭著…

Emily爸爸這一年多來幫張叔叔總共翻譯了三本書,前兩本書都順利領到不少版稅,大約是今年過農曆年前,張叔叔送最後一本書版稅來的時候,跟爸爸說公司生意很好,而且將來有多元化擴展的計畫,問爸爸要不要入股投資,以後也不必那麼辛苦翻譯原文書才有版稅領,如果有興趣的話,也不用出股金,最後一期的版稅就當作股金,另外算一份顧問乾股。爸爸從大學畢業後就當公務員,一直在科技研究單位任職,一生奉公守法,從來沒有做過生意,心想老張是他從高中到大學的同學,彼此家裡也密切來往幾十年了,找他入股也是為了讓他多增加一點收入,而且入股的款項也是他翻譯所得版稅,嚴格講起來也是額外收入,所以就爽快的答應,根本沒有多想其他的事情。爸爸把版稅的支票又還給張叔叔,張叔叔順便跟爸爸拿了身分證及印鑑,好辦理股東手續。第四天張叔叔就請人把身份證以及印鑑送還到爸爸的辦公室,並且還多一份股權證明及股票,並且影印了爸爸的銀行存摺,說將來分紅股利就直接匯入銀行帳戶。隔了不到兩個月果然股利分紅轉進戶頭。

沒多久有人拿著爸爸開立的支票來家裡討債,都是存款不足被退票,這時候才知道事情嚴重了!從有第一個人拿第一章退票來討債以後,陸陸續續都有人來討債,有的人是一張退票,有的是好幾張,支票面額小到幾千元、大到將近百萬元。甚至有地下錢莊……。這些支票有私人票,也有公司的票,爸爸這一輩子連信用卡都不用,遑論去申請支票?甚至開立公司支票?兩家公司票的其中一家公司,居然是幾十年的好友張叔叔的公司,怎麼會變成是自己的?而張叔叔根本就找不到人了,包括他家人。

爸爸遽然面臨這種情形,有如晴天霹靂,爸爸對他工作之外的事情,本來就什麼都不懂,當下他只有喃喃自語的說:「怎麼可能,怎麼可能……」媽媽分兩頭進行處理,一方面先拿錢清償已經上門討債的退票,另一方面請律師、會計師、公權力介入,先控制、清算兩家公司,瞭解問題,從根本解決,不讓再有新的支票繼續開立。

根本的問題很簡單,張叔叔野心很大,擴充太快,出版社只是他其中的一家公司而已,其實他有貿易公司、甚至印刷廠、書店。當資金稍微有週轉上的問題,所有公司就會像骨牌一樣的連鎖反應。所有問題只有張叔叔自己清楚,在問題爆發前,張叔叔騙爸爸入股,並且騙走相關證件、文件,透過一些管道成立新公司,把外面所有的債務都移轉到爸爸當人頭的新公司,甚至在外面叫貨變現,用支票借款,開立假信用狀,買賣發票逃漏稅,總而言之就是能變現金的各種方法都用了,然後帶著現金全家跑到大陸。

文章標籤

酒店經紀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